察觉到自家闺女的表情,曲无忧老脸微红,只能佯装没看见。

    没办法,谁让国士府里就七杀跟丁宁打交道最多,关系最好呢。

    他作为七杀的师父,也成为了国士府和丁宁之间的主要联系人,不记住他的电话号码能行吗。

    叮铃铃!

    正在听李明睿“认罪”听的津津有味的丁宁听到急促的电话铃声,浑身一个激灵,连寒毛都竖起来了,下意识的以为是迪巴打来的。

    这个李明睿从小到大干的坏事太多,现在才说到他十八岁那年在偷窥性感女教授上厕所时的坏事,还没来得及交代他是如何给他下药的呢。

    磨蹭那么久,还没拿到自己被下药的证据,怎么跟迪巴交代啊?

    丁宁很生气,都怪这个李明睿坏事干的太多了,而且这家伙干坏事都干的清闲脱俗,害的他听的入了神,才耽误了那么长的时间。

    拿起手机正准备接听后让迪巴现场听听李明睿亲手承认,却发现来电号码竟然不是迪巴的,而是一个来自燕京的电话。

    这让他微微有些诧异,这么晚了,燕京谁会给自己打电话?

    难道是老妈?亦或者是牧晴?

    这让他顿时打起了精神,摆手示意战战兢兢的李明睿先闭嘴,然后按下了接听键:“喂,哪位?”

    “丁宁吗,我是曲无忧,你现在在哪里?”

    电话那头传来曲无忧焦急的声音。

    “曲师叔?有什么事吗?”

    一听到曲无忧的声音,丁宁就有些心虚,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难道他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打电话来兴师问罪,没敢说他在乌市,直接问他什么事。

    “我现在在乌市,七杀,出事了,你现在在哪里?能赶过来吗?”

    曲无忧焦急的说道。

    丁宁暗自松了口气,只要曲无忧不知道是自己把他仍在荒郊野外就好,至于七杀出事,他也没太当回事,乌市可是神州国的地盘,能出多大事啊。

    当即笑着道:“还真巧了,我也正在乌市看朋友呢,七杀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你也在乌市?”

    曲无忧的声音陡然拔高,充满着不可置信的惊喜。

    “是啊,还真是好巧啊。”

    丁宁讪笑着说道,心想能不巧嘛,要不是我,你怎么会出现在乌市。

    “太好了,七杀有救了,你在哪里,我马上去找你,七杀中了毒,命在旦夕。”

    曲无忧也不墨迹,急切的说道。

    “什么?七杀中了毒?命在旦夕?”

    丁宁吓了一跳,脸色也变的凝重起来:“你们在哪里,我立刻过去。”

    “我们在乌市的银都大酒店门口。”

    曲无忧立刻报上了方位,让丁宁的脸色变的古怪起来,乌市就银都一家酒店吗?怎么都住在这里,这还真是好巧啊。

    “我马上到。”

    丁宁都无力吐槽了,干脆利索的挂断了电话。

    曲无忧满脸茫然的听着电话里的盲音,怎么话还没说完就挂了电话,他只说银都大酒店,还没说具体地址呢,乌市可不小啊,赶来肯定需要不短的时间。

    可下一刻,他就看到丁宁从天而降,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夜青玄有点懵,这啥情况,怎么这家伙的出场方式跟父亲和三伯一摸一样,难道国士府的人都喜欢跳楼?

    却不知此时此刻,在某人跳楼的房间里,一个鼻青脸肿的家伙跟见了鬼似的,嘴巴长的能塞进一个鸭蛋去。

    李明睿实在想不通,到底是谁那么牛叉,一个电话就能让这个暴力狂跳楼自杀。

    可这跟他有一毛钱关系吗?死了刚好,自己可算是解脱了。

    想到这里,李明睿开心的差点没跳起来,也不顾鼻青脸肿的丢人不丢人了,撒腿就往外跑。

    可没想到,刚跑到门口,就一头撞到了一道无形的气墙上被反弹了回来,摔的他七荤八素,半天没反过劲儿,不知道是撞见了什么鬼,明明眼前什么都没有,怎么会感觉有一堵无形的墙似的把他困在了房间里。

    丁宁可没心情跟夜青玄寒暄,只是瞥了她一眼后就直接无视了她,冲着夏侯未央和曲无忧微微点头示意后就抓起了七杀的手腕,开始为他诊断。

    “是赤炎蛇的毒,这赤炎蛇是一种低级妖兽,生活在……”

    夏侯未央为了节省时间在一旁介绍道,却被丁宁丝毫不给面子的皱眉打断:“我知道,先别说话,我在给他解毒。”

    夏侯未央嘴巴张大,满脸的愕然,解毒?这就开始解毒了?

    曲无忧也傻了眼,他之前虽然认为丁宁有救治七杀的能力,但肯定需要很多的药材来配药,可人家倒好,二话不说,直接就开始解毒了。

    最震惊的莫过于夜青玄了,这货真是国士府的人吗?竟然对夏侯未央如此无礼,偏偏夏侯未央还没有一点要发火的意思,这让她有点摸不清国士府的人是怎样的相处模式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竟然能解号称无药可解的毒,这医术,也太牛了吧。

    当然,看着脸上的黑气在迅速消褪变的红润起来,明显毒性在减弱,还是让她感到莫名的振奋,连带着看丁宁也顺眼了许多。

    “丁宁,你怎么在这里?迪巴呢?我到处找你们。”

    就在此时,一个惊喜的声音突然响起。

    丁宁脸色微微一窒,光全神贯注的帮七杀解毒了,没注意到什么时候西琳找过来了。

    这让他很心虚,迪巴现在还在房间里休息呢,他怎么跟西琳解释啊。

    “先别说话,他在救人。”

    夜青玄挡住了西琳,按照她以往的脾气,这个关键时候若是有陌生人敢接近,她早就一剑杀了,但见西琳似乎和丁宁认识,才难得的解释了一声。

    “救人?他又不是医生,救什么人?”

    西琳愣了愣,条件反射般的怀疑道。

    她只知道丁宁是迪巴的男朋友,来自宁海,钢琴弹发出神入化,歌唱的也不错,下意识的认为他也是混娱乐圈的,根本不知道他的职业是什么。

    “他不是医生是什么?”

    夜青玄脸色古怪的说道。

    心里暗自嘀咕着,看来,丁宁的这个朋友和他关系只是一般啊,连他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西琳有点懵:“他啥时候变成医生了?他不是混娱乐圈的吗?”

    “混娱乐圈的?呃,也算是吧。”

    夜青玄愣了愣,随即露出恍然之色,似笑非笑的瞥了丁宁一眼,含糊其辞的道。

    她早就知道丁宁风流成性,身边更是美女如云,妹妹夜枭也是因为欺辱了他的女人才被他废掉,

    下意识的认为西琳也是他身边的女人,心里暗自不齿,这家伙虽然医术高明,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色狼,竟然还冒充娱乐圈的人,看来,又是个做着明星梦的女孩被他忽悠了啊。

    夏侯未央和曲无忧始终关注着七杀没有说话,闻言相视一笑,和夜青玄是同样的想法,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太风流了啊。

    不过,人无完人,丁宁若是没有这个缺点,反而让人感觉不够真实。

    再说,人不风流枉少年,谁还没有个年轻的时候呢,风流点又不是什么大事,他们才不会在意呢。

    “西琳,你先去大堂等我,等我给朋友治好伤再去找你。”

    丁宁有了这点时间缓冲,他已经编好了理由了,见西琳还要说话,当即开口道。

    “噢,好吧!”

    西琳被弄的一头雾水,但见夜青玄虎视眈眈的挡住去路,旁边还有两个看起来起气度不凡的男人,她也没再坚持,应了一声后向酒店大堂走去,只是心里却充满了疑惑。

    到底什么情况?袁姗姗为什么会晕倒?迪巴人去了哪里?丁宁怎么又变成医生了?

    “好了,毒已经解了,睡一觉就没事了。”

    丁宁收回手,神色中带着一丝疲倦。

    这赤炎蛇毒对一般来说确实是无解之毒,可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个事。

    不就是个低级妖兽的火毒吗,拥有着火焰图腾的他分分钟就能将其吸收,化为养料。

    疲倦的样子也是故意装出来的,不然,哪能让曲无忧领情啊。

    在他知道夜青玄是曲无忧的女儿时,就知道这事有点小麻烦,毕竟夜枭可是他亲手弄残废的,要说曲无忧心里没有一点疙瘩那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帮夜枭恢复成正常人,但他却不想,也不愿意这么干。

    毕竟夜枭和夜青玄不同,那个女人心态扭曲,极为恶毒,若是就这么放过她,以后指不定能闹出什么乱子来呢。

    更何况,他都不舍得动丁牵猎一根手指头,夜枭竟然敢扇她的耳光,只是废了她而没要了她的命,他觉得自己已经够仁慈的了。

    所以,哪怕是曲无忧亲自开口求他,他都绝不会饶恕那个恶毒的女人的。

    “谢谢,谢谢你!”

    夜青玄见本奄奄一息的七杀此刻气息平稳,脸色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差点喜极而泣,冲着丁宁连连道谢。

    丁宁的脸色变的有些古怪,这和他想像的不太一样啊,不应该是曲无忧来跟他道谢吗?这夜青玄道的是哪门子谢?

    难道?他们……

    脑海蓦然闪过一道灵光,下意识的看向夏侯未央,用眼神询问着。

    夏侯未央微笑着点了点头,给予了他肯定的答复,让他的心情也变的复杂起来。

    说句心里话,虽然很开心七杀能够走出“钱袋”死亡的阴影,但他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上了夜青玄。

    他对夜青玄虽然没有那么大的恶感,但她屡次三番的针对自己,想要置自己于死地为妹妹报仇,让他想对她生出些好感来都困难。

    但转念一想,夜青玄毕竟是曲无忧的女儿,七杀和她也算是师姐弟,彼此喜欢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也就释然了。

    他是真心诚意的把七杀当做朋友看的,现在他能走出“钱袋”的阴影,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作为朋友,他该替他高兴才是。

    当即脸上露出一抹真挚的笑容:“七杀是我的好朋友,救他是应该的,以后,你可要好好对他。”

    夜青玄被弄了个大红脸,羞的无地自容,嘴唇嗫喏着半天说不出话来,目光躲闪着不去看曲无忧那促狭的笑容,恨不得找个地缝一头扎进去才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