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老者的话,封天这才向着前方看去,只见在前方不远处,一座极大的大堂映入眼帘。

    在大堂之上已经稀稀落落坐了许多人,其中最显眼的莫过于大堂最前方的十几道座椅,尽管上面只有几个人,但封天从他们每一个身上都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压迫之力。

    “好强大的气势!”

    在最前面坐着的几人中,论起身上的气势竟然丝毫不比温鼎弱,甚至有几道已经隐隐堪比澹台倾城和古傲焱了,至于宫羽,封天注目看去,却没有发现对方身上有一点元力的波动,但是这并不代表对方实力弱,相反,拥有这样隐匿手段的人,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虽然并不清楚对方的具体实力,但他知道这个宫羽绝对不会简单。

    带着几人,老者依次将众人安排到了相应的座位之上,封天和金不缺两人被安排到了门前也就是后几排的位置,而澹台倾城和古傲焱则是去了最前面的一排,至于温鼎却坐到了第二排的位置。

    “看来这位置是根据实力划分的了。“

    刚刚做到位置上,金不缺就小声开口说道。

    “应该是这样,不过你知道前面的都是什么人吗?”

    既然能做到和澹台倾城与古傲焱相同的位置,那在天涯城绝对不会是无名之辈,但前面的那些人,封天基本上也就只认识古傲焱和澹台倾城了。

    笑嘻嘻地瞥了封天一眼,金不缺这才说道:“你看那个身穿蓝袍面色刚毅的少年,那个就是雷鸣世家的第一人雷腾,据说他的一身实力已经达到了造气八阶巅峰,隐约随时都有可能跨入到造气九阶!”

    “在雷腾左边的是岭南世家的第一人柳昕程,别看岭南世家没有位列五大顶尖家族,但柳昕程的实力却不比他们弱,一身实力也是达到了造气八阶巅峰,真实实力达到了哪种地步,恐怕在场没有人知道。“

    “柳昕程!?”

    顺着金不缺所指的方向看去,封天果然看到一袭蓝袍的雷腾旁边,身穿一袭青衣,身挺如枪,整个人看着都十分英气,给人一种侠骨柔肠的感觉。

    当初在刚刚看到第一座天涯楼的时候,大乾王朝的天才们就注意到了他,现在看到真人果然是名不虚传。

    “那个雷腾另一边边的是太康家族的褚沐萱,一身实力已经达到了造气八阶初期,虽然修为相比于其他人略低,但在场的却没有一个人胆敢小视她。”

    再次顺着金不缺所致的方向看去,封天果然看到了雷腾另一边,坐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远远看去虽然样貌比起澹台倾城稍微逊色,但也绝对是祸水级别的,再加上身上的火红色武袍,论起视觉冲击,定力不够的人估计瞬间就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

    “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看着金不缺一脸忌惮的样子,封天心中也有些好奇这个看似火热的女子到底是哪里与他人不一样了。

    “这个褚沐萱身处太康世家,这个太康世家可是一个炼丹世家,而这个褚沐萱据我所知已经是二阶炼丹师了,能在如此年纪成为二阶炼丹师,就算是归元境界的强者对她都要毕恭毕敬,你说她厉不厉害。”

    “二阶炼丹师?”

    听到金不缺的话,封天也不禁暗自感叹,在这个世界要说干什么是一本万利,估计就只有炼丹了,在整个大乾王朝才只有于老一个看的过去的炼丹师,可想而知在这个世界上炼丹师是何等的尊贵。

    感叹的同时脑海中不禁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形。

    “也不知道封晨现在成为一阶炼丹师没有!”

    心中虽然这样想,但封天清楚,修武一道尚且艰难,更何况是更难的炼丹一道,就算对方已经决定舍弃武道踏入炼丹一途,他也必须拿到启源丹,让其恢复修为,毕竟炼丹再厉害也需要实力自保。

    封天心中细想的时候,宫羽的声音也从大堂之上传了出来。

    “诸位,在宴会开始之前,我作为这次宴会的发起人,要感谢诸位能够在百忙之中前来参加。”

    随着宫羽说完,整个大堂之上的人也全部抱拳回应,现在基本上大堂之上已经坐满了人,在自己的不远处,封天还看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其中就包括了当初给他请柬的沙云木。

    “诸位刚刚到来,接下来就让我们先将紧张的修炼放下,来欣赏欣赏一些陶冶情操的东西。”

    啪啪啪~

    接连拍打了三下手掌,紧接着众人便看到一个个身材绝美,身穿各色舞衣的女子走了上来,来到众人中间,众多舞女并没有直接起舞,而是统一看向了不远处的宫羽。

    “哈哈~诸位,今天的这几位可都是从小习舞,每一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

    看了看众人的变化,宫羽再次一笑,同时示意台下的几个女子开始,紧接着便在众人中间扭动身躯,翩翩起舞。

    看着一直舞动的女孩,众人虽然脸上都挂着笑意,但每个人心中都很是疑惑,分不清宫羽此番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随着时间的流逝,看着众女依旧是来回舞动,终于有人按奈不住了心中的疑惑,突然站起身来,对着宫羽几人的方向抱拳说道:“宫羽兄厚爱,我等心领了,但不知邀请我等前来到底所为何事?”

    众人都清楚,作为羽皇世家的接班人,宫羽绝对不会闲来无事邀请这么多人就为了看这些花里胡哨的舞蹈,所以此人的问题也是众人心中的疑惑。”

    眼看着有人站出来相问,宫羽仅仅是淡淡一笑,同时大袖一会,便让中间的舞女全部退了出去。

    “这位兄台的话说的不错,在下邀请诸位前来确实不仅仅是为了欣赏这些陶冶情操的舞蹈。”

    听到宫羽承认,原本高坐于其身旁,身穿火红武袍的褚沐萱眉头微皱,不禁也站起身来问道:“那不知宫兄让我等前来到底是所为何事?”

    五大家族虽然不和睦,但无论是其他四个家族的哪一个,对于太康家族这个丹道世家都没有太大的敌意,与其说是不与之为敌,倒不如说是忌惮对方恐怖的人脉关系。

    所以听到褚沐萱站起来问话,就算是宫羽也不得不认真对待。

    “既然诸位都想知道,那宫某就斗胆问上一句,在场的诸位可曾听说在天涯门内有一些弟子组成的其他组织?”

    ······

    “其他组织?”

    “难道是天盟,幻剑盟,战盟,血盟!?”

    一道粗狂的声音直接响起,待到众人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只见身穿淡蓝袍的雷腾一脸震惊的看着身边的宫羽,在场的众人大多数都清楚雷腾所说的这四个联盟到底是什么意思,

    “怎么!你是想要现在让我们选择加入到其中一个联盟?”

    原本一脸淡漠之色的澹台倾城并没有打算开口,但是听到雷腾所说的联盟,再加上宫羽默认的态度,她不得不站出来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堂之中时间气氛都变的紧张起来,虽然不清楚这四个联盟代表了什么,但封天心中也有所猜疑,估计和五大家族一样,是几个天涯门内的势力,要不然在场的气氛不可能会突然便的剑拔弩张。

    眼看着场面一度失控,宫羽脸上却丝毫没有慌乱,仿佛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

    “诸位,在下并没有想要强迫诸位的意思,不过仅仅是提前知会一声而已,诸位大可放心。”

    平静的声音传遍整个大堂,即便是众人心中还是有浓重的疑虑,但总会碍于对方的身份难以反驳。

    “既然是门内的四大联盟,那不知您是为了哪一个联盟而如此兴师动众呢?”

    在场的众人虽然大多数人碍于羽皇世家的势力并不敢多说什么,但还是有一少部分让人对于宫羽并不买账。

    面对此人的问题,宫羽依旧是淡淡一笑,旋即脱口而出两字:“战盟!”

    “战盟!?”

    “据我所知,战盟虽然实力强大,但人数最少,在四个联盟中也是属于垫底的存在,与其加入战盟,倒不如加入天盟,那可是整个天涯门内最强的联盟。”

    在场的众人大多都是各个世家的人,对于天涯门内有四大联盟的事情也早有耳闻,虽然其中有很多人都没有决定好加入哪一个,但也有极少一部分人早就被联盟内的人邀请加入了,而站出来的这位青衣少年,就是加入天盟的一个。

    此人的话一出,整个大堂内的气氛都突然凝结了起来,在场的诸位作为天涯门新一届的弟子,在四大联盟的影响之下,绝对有不少人心中已经有了归属,所以宫羽的拉拢也仅仅是对于那些犹豫不决的人甚至是根本就不清楚四大联盟的人。

    “这位兄台说的不错,天盟确实是很强,但其一些行为却让人有些不齿,今天的宴会之后,如果有心想要加入到战盟的朋友,可以直接来找我。”

    丝毫不畏惧天盟的威胁,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了天盟的行为是为人不齿,就算是高坐在最前面的几人都一脸震惊地看向了宫羽。

    “天盟的行为不齿!?宫羽你不觉得你有些胆大妄为了吗?”

    “自己几斤几两都不清楚,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在场的众人之中,有不少都是天盟的追随者,听到宫羽的话之后,顿时都炸了锅,一个一个义愤填膺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之意。

    “怎么几位对我的话有什么异议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